“超级学霸”陈继昌:三元及第再无来者
发布时间:2019-10-20 22:53 发布作者:shuai 浏览次数:

  陈继昌是清代第二位“三元及第”者,也是自隋唐开科取士以来,第13名获“三元及第”的人。在他之后,再也没有人获此殊荣。后人每每称“结历代三元之局者”,说的正是此人。

  公元1849年,清宣宗道光二十九年,己酉年。辞官回家养病的陈继昌,在山清水秀的广西临桂老家里悄然去世。走的时候,这名病入膏肓的才子才58岁。他的离去,也终结了一项纪录。

  陈继昌是清代第二位“三元及第”者,也是自隋唐开科取士以来,第13名获“三元及第”的人。在他之后,再也没有人获此殊荣。后人每每称“结历代三元之局者”,说的正是此人。“三元郎”不经意间划上了一个时代的句号。

 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,若于乡、会、殿三试均膺首选,号为“三元”,常常为世人所羡称,也多有佳话流传。类似于陈继昌这种稀世状元,用现在的标准来衡量,完全算得上是“超级学霸”。关于学霸的故事,自然一箩筐也装不完。

  智斗江南才子

  1849年有点天妒英才。弹钢琴的肖邦走了,谱曲的斯特劳斯也去见了上帝。就连写下“生命诚宝贵,爱情价更高;若为自由故,二者皆可抛”的裴多菲,也战死在沙场上。

  “三元郎”陈继昌才情不输任何人。他的书法、诗文成绩都很高,著有《如话斋诗存》。不过,最受推崇的还是他的楹联,意境高远,且应对神速。林则徐曾赠他对联曰:“南士渊源承北学,秋曹门馆坐春风”。

  广西巡抚梁章钜编撰的《楹联丛话》,现存桂林图书馆。其中就收录了陈继昌的多篇对联。

  如“云霞成伴侣;冰雪净聪明”、“石壁开精舍;瑶华振雅音”、“自把新诗教鹦鹉;戏拈秃笔调骅骝”、“茶亦醉人何必酒;花能傲雪况于松”、“虚舟任所适;飞鸟相与还”、“守道还如周柱史;著书曾学卷司农”等。对仗工整,意味深长。

  至今民间还流传着他智斗江南才子的故事,是说他被派放外任到江苏当巡抚的时候,当地的文人们对这个来自边陲农村、文风落后的人并不放在眼中,甚至在他面前举止无礼。

  有一天,正逢苏州的关帝庙落成庆典,地方士绅邀巡抚大人陈继昌撰联祝贺。他欣然应允,并神速写出一首对联:匹马斩颜良,河北英雄皆丧胆;单刀辞鲁肃,江南士子尽低头。文字妙不可言,举座皆惊,杀了不少文人的傲气,江南的才子们再也不敢对他小觑。

  超级学霸百年才出一个

  “学霸”究竟是如何炼成的,如今已难可考。不过,我们可以从他的家族渊源中一探究竟。

  陈继昌的高祖是谁?乾隆时期名相陈宏谋(公元1696年―1771年),清雍正元年(公元1723年)举进士第,入翰林院任庶吉士,后曾任巡抚、总督、尚书等职。乾隆二十九年(公元1764年)入阁,后以东阁大学士兼工部尚书加太子太傅致仕。

  陈宏谋在桂林乃至广西历史上占据多个“之最”,比如他是广西籍清代官职最高(一品官)的大臣、被誉为乾隆年间封疆大吏中最贤能的大臣之一、在清初全国18个行省当中到过12个行省担任21个要职,任职的行省最多、职位最多等。

  生长在这样一个豪门府第,陈继昌又自幼聪明勤勉,且熟读经典名著,文化功底自然超乎常人。

  嘉庆二十五年四月十五日,陈继昌走向了会试的考场。这个来自广西乡下的年轻人,之前已轻取乡试头名。

  此番再战,又一炮打响,中式庚辰科会试第一名;二十五日,复以一甲第一名赐进士及第,遂金榜题名。

  当学霸已经很难,更难的是连中三元,在乡、会、殿三试中连连夺魁。这个概率有多高呢,我们可以通过统计粗浅分析。

  科举制从隋朝大业元年(605年)开始实行,到清朝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举行最后一科进士考试为止,应试者不计其数。在1300年历史中,只有13人曾有过连中三元的纪录。

  也就是说,这种旷世奇才、超级学霸,一百年才出一个。

  制造“三元郎”?

  不过,有意思的是,这个史上最后一名“三元郎”,其实存有争议。根据一些文字记载,无论会试还是殿试,陈继昌其实初拟名次都排在后列。后经大臣擢拨,始改制第一。

  道光元年辛巳举孝廉方正、官四川知县的王培荀,其作《乡园忆旧录》卷二云:

  德州卢南石参政荫溥,嘉庆庚辰会试总裁。众考官共赏山东一卷,谓可冠多士,卢公曰:“吾为主考,而以山东人作元,毋乃私乎?”遂别取一卷,谓得题解,而以山东卷次之。及填榜,亚元乃安邱刘公耀椿,会元则广西陈公继昌也。

  掩卷遐思,是以会试初拟第一人,原为山东安邱刘耀椿,陈继昌改置第一之原因,由于正考官德州卢荫溥为避同乡之私。饶是如此,会元当胜之不武。

  而殿试初拟第一人,据江苏秀才、作家李伯元所作《南亭四话》记载,谓是浙江钱塘许乃普,许当时夺魁呼声甚高。不过,因其殿试对策卷语句不当而改置。其书卷六《道光预谶》云:

  嘉庆庚辰科,……一甲二名许乃普,卷有云:“睿怀冲挹”。本拟第一,因此改列第二。

  不过,民间还有另一说法。道光十六年丙申进士、清代医家陆以湉所作《冷庐杂识》卷三《桂林一枝》云:

  桂林陈莲史方伯继昌,廷试时,因病勉力对策,仅得完卷。阅卷大臣初拟第二,歙曹文正公振镛谓:“本朝百余年来,三元只一人,无以彰文明之化。”改置首列,遂以三元及第。

  读到此处,感觉纯粹是为了所谓的“彰文明之化”、树立典型而已,勉强而为之。这算是当年的一个“高考”录取黑幕吗?

  又有同治十年进士陈康祺所作《郎潜纪闻二笔》卷三《本朝三元》所存二联印证:本朝三元,仅江苏钱棨、广西陈继昌两人。陈为桂林相国文恭公元孙,故嘉庆庚辰胪唱时,仁宗尤极嘉悦,御制诗有“大清百八载,景运两三元。旧相留遗泽,新英进正论”之句。

  清仁宗传胪御制诗事,检《清史稿》本纪不载,而见于卷三四一卢荫溥传,云:……有清一代科举得三元者,惟乾隆中钱棨及继昌两人。上制诗,命荫溥等庚和,以纪盛事。

  由是观之,相对于许乃普因对策卷语句不当而改置的说法,曹振镛所倡言“彰文明之化”,似乎比较接近于实情,是无不以陈继昌三元及第为彰“文明”之盛事来题咏。

  这位超级学霸,究竟是靠自身才华考取三元,还是有命运之手拨弄帮扶,如今只能从这些文字中独自揣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