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个国家曾遣使向明成祖进献过一只“麒麟”?
发布时间:2019-11-14 10:19 发布作者:shuai 浏览次数:

  核心提示:榜葛剌(今孟加拉)是郑和下西洋必经之地,与明朝往来密切。永乐十二年(1414),榜葛剌国王遣使来到中国,向明成祖进献“麒麟”。当时的宫廷画家以绘画的形式记录了这一盛景,图中所绘“麒麟”其实是产于非洲大陆的长颈鹿。

  本文摘自:中新网,作者:佚名,原题为:《榜葛剌国王曾遣使向明成祖献"麒麟"实为长颈鹿》

  三国鼎立,让南京第一次成为长江中下游及南方沿海区域的政治中心。“海上丝绸之路·南京遗迹”研究项目的负责人贺云翱教授曾表示,此后3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,南京真正开辟了中国的海洋时代,东吴建业(今南京)、东晋及南朝时的建康(今南京)在“海上丝绸之路”及“海洋文明”发展中的地位,类似于汉唐时代的长安(今西安)、洛阳在“陆上丝绸之路”发展中的地位。而昨天记者来到展厅时,有关南京的文物已经在陆续布置。

  六朝建康都城开启文化航线

  昨天,南京市博物馆的王涛向记者介绍,公元3—6世纪,六朝政权为了建立与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国家的友好往来,形成了以建康为起点的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东海航线。六朝时期,石头城下的码头是当时长江沿岸最热闹的码头之一。江边停泊的中外船只数以千计。很多异域人士通过海上丝绸之路来到南京,或出使、或通商。

  代表文物:砖头上刻着胡人头像、玻璃杯来自罗马

  记者看到展品中有一块出自铁心桥王家山M2东晋墓的墓砖,其侧面有一个大眼睛、高鼻梁、戴毡帽的人物形象。王涛告诉记者,这个人是胡人,也就是古代人口中的外国人。这块砖头的出现,证明了东晋时期的南京人,对“老外”的确不陌生。另外,记者还看到了南京出土的金刚石指环、鹦鹉螺杯等异域舶来品。展品中有一个玻璃杯,引起了大家的赞叹。这个玻璃杯,高约15厘米,杯口直径约10厘米,色泽发黄,呈半透明状,上宽下窄,杯身流畅的曲线自然过渡,并装饰着花瓣纹。据说,1979年希腊考古代表团来宁访问时,团长凯萨德·罗米波芦见到这个玻璃杯后,当场就表示“与在希腊出土的罗马时期玻璃器是一样的”。该玻璃杯经专家考证来自罗马帝国。

  大规模商贸活动,令宋元时期南京优雅富足

  “‘海上丝绸之路’在宋元时期逐渐步入鼎盛,大规模的国际商贸活动使得进出口商品的数量与种类均空前丰富。优雅富足的宋人生活成为南京古代城市史册中的一抹亮色。出土自周边宋墓及长干寺地宫的丰富文物即是南京受‘海上丝绸之路’辐射影响的印证。”王涛如是说。

  代表文物:各种珍贵香料和精美香具

  南京参展的宋代文物大多与“香”有关。什么鎏金莲花宝子香炉、鎏金银盒及香料、鎏金银香熏……这些精美的香具,通体镂空,装饰卷草、莲花及凤鸟纹,似香氛氤氲。王涛说,当时“海上丝绸之路”也有“香料之路”的美誉。这些进口的香料还引领了当时的生活风尚。

  郑和下西洋将“海上丝绸之路”南海航线拓至顶峰

  王涛讲解说:“15世纪,明王朝组织的郑和七下西洋的航海壮举,将‘海上丝绸之路’南海航线拓展到了顶峰。永乐皇帝为表彰郑和出使西洋而修建的天妃宫、静海寺,以及专门为郑和远航出访各国兴建的大型官办造船基地——龙江宝船厂等历史遗存,在见证这一航海壮举的同时,也印证了南京在海上丝绸之路中的重要地位。”在明初海禁的背景下,郑和下西洋所推行的朝贡贸易代表了当时特有的“厚往薄来”的海外贸易模式。中国的麝香、纻丝、色绢、青瓷碗盘、铜钱、樟脑等是最受外邦来使青睐的货品。

  代表文物:青花瓷原料通过丝绸之路带回,补服上竟有长颈鹿

  此次展览展出了元末和明代永乐、宣德的多件国宝级青花文物,王涛告诉记者,其实青花瓷的原料“苏泥勃青”,正是由郑和船队带回中国的。正是加入了这种高铁低锰的进口钴料,烧造后瓷器才呈现蓝宝石般的美丽色泽。郑和团队还带回了多种宝石。另还有件关于“麒麟”和长颈鹿的趣事。上世纪70年代,南京太平门外明魏国公徐俌(徐达后裔)墓中出土了一件素缎天鹿纹补服,其补子的纹样正是一只呈回首卧姿的长颈鹿。王涛告诉记者,榜葛剌(今孟加拉)是郑和下西洋必经之地,与明朝往来密切。永乐十二年(1414),榜葛剌国王遣使来到中国,向明成祖进献“麒麟”。当时的宫廷画家以绘画的形式记录了这一盛景,图中所绘“麒麟”其实是产于非洲大陆的长颈鹿。